您所在的位置: > 山东热线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贵圈丨22岁大学生创业当经纪人:在校挂14科,在外赚千万

2019-06-10 11:08:39贵圈
字号:T|T

划重点

  1. 热搜带来的名气成了王承瑞痴迷工作的负累:媒体发来采访邀约;八九年没联系的小学同学想来参观公司;连方案都没有的“创业者”找到他寻求投资;还有“实名辱骂”了他几个月的追星少女突然“黑转粉”,鼓动他“收拾收拾”和自家练习生一起出道走花路。
  2. 他的常用座驾是一辆灰色宝马M4、一辆黑色奔驰,都是商务车。伙伴吐槽他“像个老头子一样”,于是他又买了一辆奥斯汀黄色轿跑,但基本没开过。他将当时的举动解释为“心血来潮”,“因为我不喜欢,我感觉还是没办法做到那种非常非常有年轻心态的感觉”
  3. 他自称曾是个敏感的人,但从赚到钱那一刻起,逐渐脱敏。随着第一身份从学生转化为商人,主流社会对他的接纳程度和评价体系,都在悄然转变。

文/裴晨昕 编辑/向荣

得知自己登上微博热搜的那一刻,王承瑞有些懵。那是5月7日上午,海量信息涌入他的微信,询问他空降热搜的感受。“不要再发给我了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王承瑞显得有些抗拒,他一直以来巧妙维持的双重身份在这一刻被揭穿了。

热搜内容是“嘉尚老板是97年的”。没有出现姓名的老板正是王承瑞,而出现了名字的嘉尚则是一个成立两年、小有名气的艺人经纪公司,旗下15名艺人,粉丝加起来有好几亿。最出名的陈鹤一在抖音上一呼百应。《青春有你》和《创造营2019》中,都有他们选送的男孩参与,佐证着这家员工平均年龄不过25岁的公司,已经是艺人孵化牌桌上的正式玩家。

这是嘉尚的第一个微博热搜,最终停留在当天热搜榜的第二名。艺人宣传部抓住机会为自家艺人攒热度:“不用看了,好看的小哥哥都是我们家的”。合作伙伴和投资人拿这件事调侃王承瑞,“要不要写你挂科再上次热搜?”网友则调侃,艺人没上过热搜,老板先带头体验了一下。

王承瑞上热搜,挂科14门也成为大家的梗

惊人的年轻和斐然的成绩形成鲜明对照。行业前辈在对比中感慨青春流失,年轻的吃瓜群众则陷入被同龄人甩在起跑线上的焦虑。但无论这场舆论龙卷风多么迅猛热闹,处于风暴眼的王承瑞并不激动,甚至有些不耐烦——他并没打算这么早就暴露自己。在他眼中,年轻不是资本,眼前的财富和成果也无法约等于成功。

他只是找到了22岁的人生中,唯一让他上瘾、又恰好很擅长的事情。

1

王承瑞不抽烟,但永远都在抽二手烟。谈合作的时候、内部开会的时候,时常人手一根烟,办公室内烟雾缭绕,只有他一人滔滔不绝地说话。

他不爱运动,不追星,不玩手游,“没有爱好”,唯一“上瘾”的就是经营这家公司。凌晨两三点,他还不停地向工作群里抛链接,“这个想法不错”“这个可以学习一下”,没有人回复他,大家早都睡了。

迷茫和空虚偶尔会在他大脑中一闪而过。公司业务越来越多,他连产生负面情绪的时间也没有了。

眼下,热搜带来的名气成了王承瑞痴迷工作的负累。五花八门的事情分割着他的时间:媒体发来采访邀约;八九年没联系的小学同学想来参观公司;连方案都没有的“创业者”找到他寻求投资;还有“实名辱骂”了他几个月的追星少女突然“黑转粉”,鼓动他“收拾收拾”和自家练习生一起出道走花路。

人们期待着他能停下来自我展示一番,或是坐下喝喝茶谈谈理想和人生,但王承瑞不愿意浪费时间。面对闯入者,他有时显得没什么耐心:某资讯平台记者出差到杭州,想得到一个视频采访机会,被他干脆地拒绝,“形象上的这些东西到时候还得维护,心思可能会分散”,但他不忘给记者报销了往返路费。

他的内心仿佛有一只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中的同款兔子,手里攥着怀表,催促着后面的年轻人“来不及了、来不及了”,要快,要跑,要直接冲刺。一切与工作业务不直接相关的细枝末节都要砍除。

保持和王承瑞一样的生活节奏,需要满格的体能和手机电量——他手机屏幕的使用时间是睡眠时间的两倍。早上睁开眼,他第一件事是拿起手机回信息,将4个手机轮番检查一遍,所有消息处理完至少需要1小时。

他习惯用短句,线上打字少,线下语速快。每当他试图将手机搁在一边,不间断的闪屏也在提示着他有新消息待处理。陪记者在路边等车,他一只脚下意识地在地上打着拍子;道别1分钟后,他已经在朋友圈发出了公司艺人的最新宣传文案。

“除了闭眼睡觉,王承瑞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放下手机?”被问到这个问题,全程见证了王承瑞创业过程的小金想了想,回答:“开车的时候吧。”小金是王承瑞的大学室友,也是他在校园里为数不多的有共同话题的人。

小金第一次注意到王承瑞,是因为他课桌下并排摆着的四台手机,“真的是蛮夸张的”。直到加进宿舍群,他注意到王承瑞的微信头像十分眼熟,一个带泪痣的男模,极富辨识度,那是他关注的“国民校草君”的头像。小金向王承瑞求证,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两人一同守住了这个秘密。

2017年,王承瑞大二,成立了嘉尚传媒,依托杭州的电商基础和短视频的兴起,主营模特经纪和红人孵化业务。小金记得,2018年夏天公司开始进入快车道,王承瑞“一看就是睡不够”,黑眼圈非常明显,连着几天不换衣服,心事很重的样子,手机消息根本就回不完,甚至冒出许多白头发。

成立嘉尚的契机是王承瑞遇到了合伙人杨书汉。两个人都喜欢对窗讲话,只有意见不统一时才有眼神交锋。偶有争执,王承瑞语速会变快,杨书汉说,“那时候,他的眼里会放光”。

2

揣着两个手机和一块充电宝,王承瑞出现在星巴克,比约定时间更晚,因为今天妈妈来做饭了,他要在家里吃晚餐。选定座位前,王承瑞先四下张望,这里距离公司和学校都不远,遇到两个圈子熟人的概率都很大。他显得很谨慎,即使有嘈杂的人声和热播歌单作为背景音,在谈及商业话题时,他还是会将身体微微前倾,压低声音。坐在一旁避雨的中年女士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他一番,没有人想到,这就是中国最年轻的艺人经纪公司老板,名下有6家公司,身价千万。

王承瑞形象算不上突出。下沙街头,他会迅速淹没在大学城晚间喧嚣的人潮里。30多人的班级仅有6个男生,他也属于“小透明”——热搜扬名后,同班女生直接在班级群发问:“咱们班还有个叫王承瑞的啊?”哪怕是在自己的公司,初来乍到的员工还会在他转身后抛出一个疑问:“刚才那个打杂的是谁?”

王承瑞享受在校园里隐藏身份的窃喜。学历对他来说没那么重要,“我自己都是创业的老板了,我还要拿着我的文凭去面试谁呢?”大学生活更像是一场人类学田野调查,以一种他者的身份体验观察。他将奔驰车停在宿舍楼下,买一台凤凰自行车代步,在朋友圈吐槽课多的周一最没劲、晚课后和室友一起痛快开黑。

唯一露馅的一次发生在大一。早上整个寝室都起迟了,大家慌忙挤出宿舍楼往教学楼跑,王承瑞开着奔驰车出现,落下车窗招呼室友上来。四个室友默默地坐了上去,小金坐在副驾驶,“啥也不敢说,啥也不敢问”。

王承瑞曾在朋友圈晒出向往的豪车图(图中车辆都不是他的)

王承瑞不掩饰对车的兴趣,18岁时他感慨“一辈子能买一辆兰博基尼就好了”;19岁时在朋友圈转发ins风浓厚的土豪秀车图。现在,他的常用座驾是一辆灰色宝马M4、一辆黑色奔驰,都是商务车。伙伴吐槽他“像个老头子一样”,于是他又买了一辆奥斯汀黄色轿跑,但基本没开过。他将当时的举动解释为“心血来潮”,“因为我不喜欢,我感觉还是没办法做到那种非常非常有年轻心态的感觉”,“我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了,我感觉我已经开不动了……”22岁的王承瑞坐在木质红漆办公桌前说这些话的时候,语气真诚。

如果把检索时段提前至热搜出现前,除了关联公司基本工商信息和嘉尚获得融资后的几条消息稿外,浩如烟海的互联网资讯里,没有关于王承瑞的更多细节。至于个人信息更是踪迹难寻,仅有的一张站在水立方前的标准游客照,经过多次转载,分辨率已降至最低。

那张照片来自他的另一次“田野调查”。2014年,彼时还是高二学生的王承瑞在微博注册了“国民校草君”等系列,定位“帅哥美女资讯博主”,一年收获粉丝近300万,很快收到文娱圈内多家头部公司的工作邀约,只身一人前往北京“社会实践”。

在北京一家影视公司,他负责的项目推进了一年半就终止了,但那段经历让他认识了圈子里的“坑”,“交了学费”。“我哪里都能生存,因为我本来生活比较规律,也不爱玩,所以我大部分的时间,我都在运营自己的事情。”王承瑞在北京一年多,景点只去了水立方,留下了那张照片。

“我爱工作,工作第一。”王承瑞自信这种热爱能持续一辈子。擅长一件事带来的充实感很美妙,足以为这个在否定中长大的男孩提供栖身之所。

王承瑞从小成绩不好。父母恨铁不成钢,他的童年充斥着批评和教训,算不上快乐。他分析自己没有读书的天赋,即使上了大学,也有14门挂科的“战绩”。

在常规的成长道路上,成绩好是最大的正义,他获得的肯定可以忽略不计。这样的成长经历至今影响着他的性格——夸赞很难真正触达他的内心,反而是“哪一天我出丑了,或者是哪一天我跟别人吵架,谁离开我了,我会看得更重一点。我会把失败看得比成功要更多一些。”

他自称曾是个敏感的人,但从赚到钱那一刻起,逐渐脱敏。随着第一身份从学生转化为商人,主流社会对他的接纳程度和评价体系,都在悄然转变。

父母不再因为成绩唠叨他、批评他,开始以他为骄傲,用成年人的经验帮他把关生意伙伴,为他的身体健康担忧,紧张了多年的家庭关系得到缓解。

他坦言最初投身网红孵化,是看到了商机,想要赚钱。但是随着嘉尚的生意模式日益完善,经营公司带来的自我实现感逐渐丰盈,赚钱不再充当他前进的驱动力。赞美和肯定接踵而来,创业成了他对“吊车尾”童年的一次全盘逆袭。

3

王承瑞还不适应别人叫他老板,如果有人在公共场合叫“王总”,他会特别不好意思,甚至会走远一点。

5月初,嘉尚将艺人经纪部门从杭州迁至北京,和喜天影视、悦凯娱乐、灵河文化合作成立了一家新公司,联合招募培养新人。对老牌影视公司来说,强项所在恰是成熟艺人的经纪运营以及丰富的项目储备,而他们看重的,是嘉尚对新人的发掘能力以及对市场喜好的准确判断。

喜天影业总经理张帆第一次见到王承瑞是在北京的一家韩餐馆。“非常能吃。我一直在说,他一直看着我,嘴里一直在吃东西”,全然没有面对前辈的拘谨和羞涩,“非常有活力,非常放松”。

“我对王承瑞的第一印象,特别奇怪,我不相信这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所能做到的事情。”谈起王承瑞,张帆的语气至今还透露着不可思议。

二十岁出头的管理者也面临着独特的困境。大部分员工都是毫无职场经验、初次进入社会的95后,面对97年出生的老板,没什么距离感,更没有等级意识。前台设置问题、垃圾桶摆放位置问题,就连“要不要添加大群里合作方工作人员微信”这种问题,都会直接找到王承瑞求解答。

甚至会有员工突然哭着闯进来,向老板痛斥部门间协调不当、相互甩锅。面对两个态度强硬、怒火中烧的女下属,王承瑞一边安抚当事人情绪,一边试图讲明道理,努力保持沉稳却又有些尴尬。在和当事人聊了两个小时后,事情总算得到妥善解决。“年龄太小了,容易出问题。大一点就好了。”

“可是她们比你还大。”

“但她们经验比我少。所以年龄不一定能说明一切,还是要靠社会阅历和经验。”

社会阅历在催熟王承瑞的同时,也带给他痛苦。年初,他亲手带出的一位核心商务人员挖走业务骨干自立门户。这对王承瑞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,据同事介绍,那段时间他状态很不好,嘴里总是念叨“他怎么是这样的人,他怎么能这样”。

成立公司前,王承瑞没有学习过任何相关知识,但现在他的办公桌上摆着一本管理学书籍,与自动售货机里随手买来的饼干放在一起。

2018年8月,嘉尚传媒获得来自赛富动势的Pre-A轮融资2000万元。王承瑞曾在采访中表示,嘉尚现金流稳定,目前还没动用这笔投资。

与资本的这次接触,更多源于他和投资人之间的“化学反应”。“我觉得我们是一路人。”王承瑞兴奋地说道。“商业嗅觉、商业逻辑,还有对市场的一些判断都非常投机”。在赛富合伙人金凤春面前,他展现出少有的耐心和自在。

而金凤春主动向嘉尚传媒示好的重要原因是,“它的所有创始人都非常年轻,我们觉得它更懂年轻人的偏好。”

张帆将年轻人的直觉概括为“准确”,“他们特别准确,知道受众客户的需求。”与嘉尚的年轻人打交道后,张帆觉得,说自己心态年轻其实是“自欺欺人”:“我们真的不年轻,我们所有的概念,我们的这些判断,包括我们这个思前想后,一些东西阻碍了我们。”

合作伙伴看到王承瑞的年轻活力,身边人看到的却是“老灵魂”。同事看到他因年龄上了热搜,感觉很梦幻。王承瑞也没把自己当年轻人,他将旗下艺人称为“年轻人”,认为“互联网会导致现在这些年轻人在心态上面,没有像以前那么愿意吃苦和沉得住气”。

只有在玩游戏时,他才会露出与年龄相应的气急败坏,被队友反应慢气得跳脚。在校园里,他和同学越来越找不到共同话题,跟着他创业的小金对此深有同感,觉得同龄人的烦恼困惑都是小打小闹,“在学校里的同学可能还在当下吧,我们可能在想以后。”

某种程度上,年轻甚至是王承瑞的痛点。因为年轻,他在公司员工面前缺少传统老板应该有的等级与威严,他迫切想要拉开一些出于敬畏的距离感。有时和别人谈合作,对方也会因为年龄而摆架子,逼他退让,这让他十分不爽。“就因为我比你年龄小,所以很多时候我要听你的吗?”他通常会全力斗争,“你是要依托于我的资源,而不是因为我这个人”。

关于年龄,王承瑞有一套丝毫都不温情的逻辑——年轻意味着有更多时间去努力,也意味着更高的出错率,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弥补。年龄,这个合作者眼中最重要的资本,被他严厉地否认了。相比于天赋,他更多将年轻看作风险,“资本这东西真的是要看你做出来的东西值不值钱。”

4

还没有进入创业赛道前,王承瑞对自己的未来规划是开个咖啡馆,做点小生意。父母甚至连商铺都给他预备好了。

在金凤春眼中,王承瑞是做生意的天才。在联络嘉尚之前,他已经对行业内的偶像经纪公司做了全面调研,“我们当时一个感觉是,因为市场上绝大多数的偶像公司都是去copy韩国的模式”,“我们觉得偶像养成的路径应该走一条不一样的路,应该更加互联网化。”嘉尚和他的思路不谋而合,而王承瑞的个人特质也给了他信心,“我们寻找的是内心非常强大的创业者。”看人看多了,金凤春自称对创业者的特质有感应,而且“业内评价他还挺能干的”。

聊到专业性,张帆将对王承瑞的称呼从“承瑞”改成了“小王总”,这个团队让他对95后的印象有了很大改观。“他很知道现在他公司的优势是什么,他也特别明白目前的弱势是什么。就是他特别清楚未来路会怎么走。”

打造出爆款艺人,是王承瑞现阶段的目标。至于什么样才叫爆款,金凤春给出的答案是蔡徐坤、杨超越;王承瑞的参照系则是胡一天、宋威龙。当有人对这个目标提出质疑时,王承瑞迅速接过话茬:“但我们现在还没有,所以我们要努力,至少要有一个能说出口的名字,不能说只是一个网红吧。”

从左至右依次为吴泽林、柯钦明、叶河林、谢俊泽

今年春天,嘉尚的艺人陆续出现在《青春有你》和《创造营2019》的舞台上。

这是嘉尚涉足艺人经纪后与行业的第一次交锋。比赛期间,为给自家选手造势,嘉尚在杭州地铁1号线8个站点投放了广告灯箱应援,循环播放宣传视频。但短板也是显而易见的,早在《青春有你》开播前公布选手介绍视频时,就有细心的观众发现,嘉尚练习生的视频缺少明星前辈的打call拉票环节。

“像我们这种闭关锁国的人,哪里去找别人?”王承瑞自嘲。传统文娱行业讲求人脉和资源,为了捧红新人,别的公司或是请来一众老戏骨做绿叶,或是请到知名音乐人操刀创作歌曲,再不济也能在热门网剧、网大中安排个配角、刷个脸跑跑龙套。但这种资源占有,对以创业者姿态挺进行业的嘉尚来说格外困难。

通过头部平台的热门选秀综艺推出新人,成了王承瑞口中“从红人到艺人转型”的宝贵机会。

嘉尚选送至《青春有你》的练习生自带抖音百万量级的人气基础,但业务能力却遭到群嘲。初次亮相舞台,四位选手的原创曲目表演刚过100秒,导师席的张艺兴、艾福杰尼就陆续摘下耳麦。“你们有没有想过,当一个偶像,当一个歌手,需要具备的一些责任跟他们的实力条件?”点评环节,张艺兴语速加快、音量提高,掩饰不住怒气。在连叹了两口气后,给出了“全都是F”的等级评定。

“PD说得对。”被张艺兴怼到发蒙的练习生吴泽林站在采访区,缓过神来,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下来。一旁身着粉色卫衣的叶河林睁大眼睛看看队友,又转向镜头,“我们来这里就是要认识自己,要知道我们到底有多弱,然后要变多强”。

到了接档的《创造营2019》,练习生任世豪第一次登场就举着大大的哈士奇表情包扮鬼脸自黑。同样是“抖音出身”的非标准练习生,却打败许多大公司选手,成功晋级前33。在观众投票决定选手去留的赛制中,业务水平远不及讨人喜欢重要。

一年前拿到融资时,王承瑞表示“要以从下至上的方式,用内容打造艺人,获得流量,以对接更多优质资源”。这是在演讲台上的正式表达。王承瑞对《贵圈》用更通俗的话重新解释了这套逻辑——“就是我把成绩做出来,别人自然而然会找我”。

主动找来的人的确越来越多,王承瑞却觉得“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去想成功还是不成功的事情”。但在多数人眼里,他显然已经大获全胜。学校邀请他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在毕业典礼上发言,他拥有了更加耀目的新身份:最年轻的创业者、有为青年。

  本网声明:本网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如该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做删除处理。

上一篇: 贵圈丨永远处在规范中的林志玲,结婚终于朋克了一次
下一篇:郎朗婚后首受访讲述爱情故事:对20岁的她一见钟情

网站首页 - 网站简介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 - 合作伙伴 - 公益活动 - 服务条款 - 法律声明 - 网站帮助 - 网站地图 -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sd.haixinnews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山东热线 - 山东综合门户网站! 欢迎您与本网洽谈各类合作!在线QQ客服:1551752977 版权所有